COVID-19专题 | 新冠疫情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小学生学习影响几何?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2-04-07   动态浏览次数:46

新冠疫情给全球教育活动带来了严重干扰,世界各国陆续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譬如为学生提供远程学习调整课程的评价方式等以缓解疫情对教育的不利影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于近期开展MILO(Monitoring Impacts on Learning Outcomes)研究项目,评估疫情对布基纳法索、布隆迪、科特迪瓦、肯尼亚、塞内加尔和赞比亚的小学生学习成果的影响。MILO项目旨在对这些国家在疫情爆发前、爆发期间和复课后学生的阅读和数学水平进行测评,以便持续监测各国完成可持续发展目标(SDG)4.1.1b指标*的进展。

同时,研究人员获取了2019年国家或区域的学习评估结果(赞比亚在2016年进行),并于2021年重新评估六国小学毕业生的学业水平,将两次评估数据进行比较。此外,MILO项目还开展了最低能力水平评估测试(AMPL-b),以衡量六国4.1.1b指标的完成度。该测试与2021年的国家或区域评估同步进行,学习成果根据小学毕业达到最低能力水平(Minimum Proficiency Levels, MPL)的学生比例来衡量。

各国在MILO中的表现

研究结果显示阅读方面2021年达到MPL的学生比例从2.1%赞比亚74.1%肯尼亚不等。布基纳法索、布隆迪、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和赞比亚2021年评估结果疫情前的数据进行比较五国均无明显差异,且小学教育结束时阅读达到MPL的学生比例没有变化此外,所有参与国男孩和女孩阅读成绩都没有差异。

数学方面布隆迪、科特迪瓦、塞内加尔、肯尼亚和赞比亚2021年小学教育结束时达到MPL的学生比例与疫情前相同布基纳法索显著差异2019年约有18%的人达到MPL2021年比例则高达24%此外,相关数据显示,疫情对肯尼亚小学阶段男孩的学习成果造成负面影响,该国达到MPL的男孩比例从83%(2019年)下降至74%(2021年)。

疫情对教与学的影响

为了明确新冠疫情对教育和学习造成的影响,研究者分别对参与国的高级政府官员、学校校长和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从国家背景学校环境学生参与三个方面进行了具体的分析。

国家层面,的高级政府官员通过调查问卷指出了新冠疫情对其教育系统的影响。除布隆迪以外,其他五个国家疫情关闭学校制定国家规划或政策教学活动和师生健康提供指导应对学习中断产生的影响

学校层面,研究者在对校长们进行的问卷调查中发现了许多共同点。校长们主要的关注点是学生学业水平的提高学生的卫生健康绝大多数校长预计疫情将对所有学生的学业成绩产生负面影响。由于学生缺少数字设备并且网络不稳定,大多数学校并没有普遍提供线上学习课程教师在整个疫情期间仍在线下工作学校应对疫情采取的措施集中在改善学校的卫生环境,疫情期间线上教学的政策有待补充

学校停课对许多国家产生了负面影响,学校教学和学习需要在疫情常态化背景下作出适应和调整,从而在停课期间以及复课后为学生提供支持。由于有机会获取线上课程和电子材料的学生数量十分有限,许多学校在疫情期间为学生推广了教育电视节目和广播。为最大程度减少停课对教学的影响,学校积极促进家校合作,号召社区广泛参与,增加师生之间的沟通,与学生和家庭建立联系,以保障学生的健康和福祉。此外,疫情期间大多数学校要求教师对学生进行学业评估和学习监测并提供反馈

学生层面,调查问卷显示出学习中断对学生教育及其健康的影响。调查结果显示,六国中仅肯尼亚和塞内加尔互联网和数字设备在学生中的普及程度相对较高同时,参与国学生们大多表示,疫情使家庭的经济支出更加谨慎其中肯尼亚和塞内加尔的学生比其他国家承受更多家庭压力此外,学生们普遍表示疫情引发了更严重的焦虑情绪,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肯尼亚、塞内加尔和赞比亚这五个关闭学校的国家中,至少有一半的学生表示返校过程中会面临困难。

研究人员在2021年来自家庭、学校和教师的支持与学生阅读和数学能力的关系进行了考察。结果显示,在家庭支持方面,肯尼亚和塞内加尔的学生能够得到更多来自家庭的学习支持布隆迪、科特迪瓦、肯尼亚、塞内加尔和赞比亚获得家庭支持的学生阅读和数学能力更强在学校支持方面,肯尼亚和塞内加尔的学生在停课期间得到的学校帮助更多,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和赞比亚获得学校支持的学生阅读和数学能力普遍较强在教师支持方面,肯尼亚的学生有更多教师支持,而科特迪瓦的学生则几乎没有得到教师支持。在肯尼亚,得到教师帮助的学生往往表现出更高的阅读和数学水平此外,学生的家庭背景包括经济水平、父母的文化程度)对于新冠疫情期间经历停课的学生来说尤为重要。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学生,阅读和数学水平测试显示的结果往往也较好。

疫情对学习成果的影响

上述调查结果显示,六个参与国的小学毕业生在阅读和数学方面的学习成效疫情爆发以来几乎保持不变这种情况至少持续2021年年中可能的原因包括:

1. 对于大多数参与国来说,疫情前的学习评估和2021年的AMPL评估之间的时间跨度为2-3年,其中大部分时间学校正常开放。如果不是疫情干扰,这段时间内学生的学业水平会有所提高。随着教育和课程改革的推进,与几年前相比本可能会有更多的学生达到MPL的要求。然而,这种预期收益可能已经被新冠疫情造成的学习中断所抵消

2. 已经达到MPL要求的学生受到疫情负面影响较小疫情前的评估达到MPL的学生比例较低,因此很难判断学业水平下降的情况

3. 疫情后进行评估时,学生可能已经从疫情导致的学习损失中逐渐恢复或者已有策略减轻了疫情对阅读和数学成绩的影响

4. 家庭、学校和教育系统的应对措施能够抵消新冠疫情的大部分影响。

对政策与实践的启示

令人欣慰的是,六个参与国的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在疫情中表现出极的适应力。然而,MILO项目研究的结果也表明使所有学生达4.1.1b指标中的MPL任重道远在此基础上,研究就政策和实践提出以下建议

- 对于未来因疫情反复可能出现的学校关闭情况,需做好线上教学准备;

- 强调在疫情期间和之后保障学校成员的健康和福祉;

- 以行之有效的系统继续评估和监测学生的学习成果。

 


注:可持续发展目标中4.1.1b指标为“小学毕业时在(i)阅读和(ii)数学方面至少达到最低能力水平(MPL)的儿童和青年学习者的比例,按性别分类”

 

 

整理翻译:朱子玉

指导教师:陈明昆

审核校对: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