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个非洲国家的大学系统仍有待研究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2-02-11   动态浏览次数:149

       从2000年开始,非洲的高等教育已经成为研究,但是非洲大陆54个国家中,45个国家的高等教育系统仍有待研究,20个国家缺乏高等教育内部的专业知识。题为非洲高等教育研究领域图谱1980年至2019年的6483份出版物的回顾(“Mapping the field of research on African higher education: A review of 6,483 publications from 1980 to 2019)的研究指出:鉴于非洲高等教育的持续转型,这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本文由莫桑比克蒙德拉内大学的纳尔逊-卡西米罗-扎瓦莱和德国卡塞尔大学国际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的克里斯蒂安-施奈德伯格撰写,发表2022年1月的《高等教育杂志》。

关于非洲高等教育的研究有多少?

    1980年至2019年间发表的关于非洲高等教育的6483篇文章中,共有6187篇文章(95%)是2001年至2019年发表的,其余296篇文章(5%)是在2000年之前发表的。

该研究指出这些出版物的发表时间表明,针对非洲高等教育的研究是一个近期现象。共有993篇出版物(15%)被引用10次及以上出版物共获得了31,093次引用。期刊是最主要的出版渠道,期刊文章占93%,书籍只占出版7%。大多数研究是有索引71%的文章发表在有索引的期刊或图书出版商。

研究指出,比起本地期刊作者们一直更倾向于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揭示了作者与全球学术领域的连通性。该研究结果表明非洲高等教育研究的期刊和出版商数量有限包括大约20种专业期刊、20种非专业期刊和6家图书出版商(Springer、Routledge、世界银行、南非的人类科学研究委员会(HSRC)、African Minds和Codesria)这些大多是颇具规模的国际和非洲的期刊和图书出版商。

    文章强调,这意味着:期刊的全球扩张并没有明显影响非洲出版物的文化——引用少数特定的国际和区域知名期刊。据该研究,专业期刊占总量29%,而非专业期刊占66%,这表明非洲高等教育的研究成果主要是由兼职 的高等教育研究人员产出的,换句话说,跨学科的学者偶尔对高等教育产生兴趣然而,40种专业期刊发表了1882篇文章,约占460种非专业期刊发表的4144篇文章的一半,这表明存在定期研究高等教育的学者该研究指出。

    对出版物的主题分析显示,研究主题首先主要集中在教与学的不同方面,即教学过程、课程、教师及学生。鉴于大多数非洲高等教育机构主要是教学机构,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尽管非洲具有语言多样性,但英语作为通用语言(lingua franca)占主导地位。只有2%的文章是用葡萄牙语和法语发表的,这些大多是在非专业的期刊上只有一基于非洲的双语专业期刊,即非洲高等教育杂志法语发表了数量可观的文章(27篇)。

南非是重要的研究中心

    据统计,平均有44%的作者隶属于南非的研究机构,20%隶属于尼日利亚的研究机构。但通过对出版物类型的分析,南非在索引出版物(专业、非专业和书籍)以及非索引专业出版物中占主导地位,而尼日利亚在非专业和非索引出版物中更有代表性。除了南非和尼日利亚,在非洲,只有加纳和乌干达的作者及刊物机构比例超过2%共有22个非洲国家的作者及刊物机构低于2%。

在以下20个非洲国家中没有发表著作的学者东非的吉布提、索马里、布隆迪、科摩罗和塞舌尔;西非的贝宁、佛得角、冈比亚、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和西撒哈拉;中部非洲的乍得、中非共和国、加蓬、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及北非的南苏丹。报告中提到:在非洲研究非洲高等教育的学者来自54个国家中的34个国家。

外国群体

此相关的还有西方国家的高等教育研究团体外国团体约占14%,一般由散居在非洲学术侨民或非非洲学者组成,他们经常将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进行比较,或关注非洲地区,或关注整个大陆。这就是为什么非洲是仅次于南非的第二大研究地区的原因,该研究指出。

    根据该研究,在非洲之外,研究人员来自美国(7%)、英国(3%)和其他西方国家(4%)。总的来说,他们占上述分析中提及的数量14%,这一比例略高于所有非洲国家不包括南非、尼日利亚、加纳和东非12%的者。研究指出: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除这些国家之外出身西方国家对非洲高等教育感兴趣的学者多于非洲本土学者

涉及的国家

    南非是研究最多的非洲国家,41%的文章是针对其高等教育部门发表的,其次是尼日利亚(18%)。此外,只有六个非洲国家被占比2%及以上的出版物作为研究目标,包括:西非的加纳(3%);东非的乌干达(3%)、埃塞俄比亚(3%)、肯尼亚(2%)和坦桑尼亚(2%);以及南部非洲的津巴布韦(2%)。南非、尼日利亚和这六个非洲国家占所有出版物的92%。有29个国家的研究较少,每个国家占出版物的2%以下,合计占8%。

    除了大陆或跨区域的研究,16个国家没有任何文章明确针对,这些国家大部分来自北非(撒哈拉以西)、中非(乍得、刚果、中非共和国、加蓬、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西非(赤道几内亚、几内亚、几内亚比绍、毛里塔尼亚、尼日尔、马里)以及东非(吉布提、厄立特里亚、索马里、塞舌尔)。在一些非洲国家,高等教育研究仍然稀缺甚至不存在。

然而,在北非(埃及)、西非(尼日利亚和加纳)、东非(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以及几乎所有南部非洲国家,一些初具规模的团体正在出现,这些非洲地区和国家偶尔也是实证研究的场所。尽管非洲高等教育已经成为一项复杂的事业,但仍然研究不足,因为在54个非洲国家中,有45个国家(29个研究不足的国家16个未研究的国家)几乎没有或从未被研究过,该研究指出。

   鉴于非洲高等教育面临的社会挑战和非洲社会对当地专知识的需求,高等教育专业知识在出版物和机构基础方面的不足值得关注报告在总结中指出,更详细的情况需要在另一篇论文中进行深入分析,但简单的叙述表明,高等教育的体制基础在南非已经建立,但在其他非洲国家却很薄弱或缺失。

 

内容来源:

https://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post.php?story=20220202081628852

整理翻译:商琳芳

审核校对:吴春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