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国家的教育行动:今天的学校正在塑造西非和中非儿童的未来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1-12-31   动态浏览次数:206

背景: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于2021125日在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努瓦克肖特举行会晤,讨论西非和中非国家发展面临的共同挑战,就改善儿童和青少年学习的目标达成一致,强调了在G5萨赫勒地区COVID-19大流行和安全危机的背景下对教育部门进行资助的重要性,制定并发布了《今天和明天的财富:萨赫勒教育白皮书》(又名《努瓦克肖特宣言》)。

 

 2021年12月5日,毛里塔尼亚总统穆罕默德·乌尔德·加祖阿尼在努瓦克肖特主持召开萨赫勒教育峰会时表示:“教育是抵御极端主义(extremism)和蒙昧主义(obscurantism)的有效屏障,是与贫困和不平等作斗争的关键因素,通过教授公民意识加强社会契约,能够促进社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从而为国家的稳定和安全做出贡献。当日,毛里塔尼亚、尼日尔、马里、布基纳法索和乍得的领导人签署了一份开创性的宣言,呼吁建立一个萨赫勒联盟(Sahel coalition),将教育置于其发展战略的中心,改变萨赫勒地区每个儿童和年轻人的未来。

 世界银行在峰会期间发布的《萨赫勒教育白皮书》(Sahel Education White Paper)显示,尽管萨赫勒地区的入学率有所上升,但儿童学习仍然远远落后。从2005年到2018年,该地区的小学入学率几乎翻了一倍,中学入学率翻了三倍。然而,大约90%的学生在小学毕业时没有达到阅读和写作的预期学习水平,40%的萨赫勒学童没有完成小学教育,特别是女孩长期面临辍学的风险。此外,COVID-19、地区冲突和气候变化引发综合危机,开发一个具有包容性和良好成效的教育系统遭遇挑战。多重因素对数百万学习者的社会情感福祉产生了负面影响。

将基于社区的学校教育创新推向规模化

 

《努瓦克肖特宣言》(Nouakchott Declaration)承担着诸多使命。每年快速的人口意味着对学校和教师需求的增加,联系日益紧密和不断变化的经济体也需要更多的相关技能和课程,以适应当地的实际情况。无论是由于COVID-19大流行还是安全威胁,学校关闭也加剧了先前存在的教育不平等现象。

图片1.jpg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萨赫勒社会的韧性不断增强,出现了由家长和社区主导的以社区为基础(community-based)的创新解决方案。1989年,毛里塔尼亚教育部将建设学校的责任下放给家长协会(parents’associations),结果一年内建成了近1000间优质教室,是原计划的四倍。布基纳法索也实施了类似的计划,重点是女孩和农村地区,使女孩和男孩接受中等教育的机会都得到了显著改善。这种方法使来自不同背景的儿童受益良多。

 基于社区的解决方案还可以更好地利用现有的学校基础设施。在塞内加尔,由世界银行资助的“提高质量和公平的基础教育项目“(the Improving Quality and Equity of Basic Education Project)帮助古兰经学校(Koranic schools or daaras)向学生提供基本技能培训。初期项目已经使 100所古兰经学校中的14000名学生受益,目前正在扩大规模,以使学生数量达到36000名。

西非和中非的经验

 近年来,加纳和塞拉利昂等国家出台了前瞻性政策,以促进学习成效。尼日利亚的埃多州采取了完整的系统性改革措施,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在学习科学的支持下改进教学和学习过程。多部门协同为女孩留在学校提供了很大支持,其中包括涉及区域内九个国家的“萨赫勒地区妇女赋权和人口红利”(Sahel Women’s Empowerment and Demographic Dividend,SWEDD)项目,通过加强宗教领袖和社区的参与度,保证女童的安全,同时为女童提供交通工具。

在《萨赫勒教育白皮书》的基础上,世界银行正在为西非和中非地区制定新的教育战略,该战略将包括一个干预措施路线图,以解决基础教育中的学习危机,使女孩留在学校,并为辍学或从未上学的文盲青年提供第二次受教育机会。该战略的推进得益于在该地区专家和利益相关者的磋商。


编译:张   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