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关注基础性技能可以拯救落后学生吗?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1-09-30   动态浏览次数:10


许多教育工作者希望更多地关注发展中国家的识字和算术等基础性学习,但并非所有人都赞同。

 

肯尼亚西部的纳鲁蒂里小学中青少年在参加基础扫盲课

‎肯尼亚西部纳鲁蒂里Nalutiri小学,一位名叫梅西洛娜·萨瓦米的老师每两周都会给学生做一次五分钟的笔试判断学生对英语、斯瓦希里语和数学等课程掌握程度并抽出周五和周六的时间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辅导,帮助他们赶上学习进度。

萨瓦米老师说:其实这类学生是愿意学习的,只不过由于受到自身家庭背景的影响无法全身心投入于课堂之中。他们有的父母离异,有的家庭贫困,甚至有的缺乏食物基本的生活需要而我们教师要做的就是要像对待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们,努力让学校成为孩子们心灵的避风港 。

萨瓦米老师是由齐齐非洲基金会Zizi Afrique Foundation支持的项目成员之一,该基金会自2018年开始组织越来越多的中低收入国家共同开展适当水平的教学”(teaching at the right level。该教学方式源自印度,通过对学生进行简单评估,依据学生学习情况进行适当的加强和个性化辅导,保证学生的学习进度。

‎许多教育工作者认为教育领域迫切需要这种教学方法上的创新。自20世纪末以来,尽管各个国家在政治和财政上更加重视教育学生入学率有了显著提高,但一些地区的教育成就仍然处于很低的水平。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低收入国家有一半以上的儿童在10岁前不能进行熟练地阅读,‎‎这一比例在低收入国家达到90%。

同样地,这些学生的计算能力也差强人意。小学教育中缺乏这类基础性技能对学生升入初中以及进入工作岗位都会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例如,根据经合组织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结果,在柬埔寨、塞内加尔和赞比亚的15岁学生中,只有不到3%的人具备最基础的阅读能力。

这些问题激发了政策制定者、资助者和国际组织优先发展小学识字和算术等基础性学习的主张,但仍然有很多争议。支持者认为强调基础性学习需要更优质的、更频繁的学习评估,从而突显出对基础学习的重视与问责,进而推动教育进步。

剑桥大学公平入学和学习研究中心主任宝琳·罗斯教授说:基础性学习是头等大事,也是学生学习危机的关键所在。如果不能解决学生早期教育中的问题,那么很多孩子将会掉队。最终他们会辍学或者学习到很少的东西。‎

 

图为梅西洛娜·萨瓦米老师课堂上的学生。她表示我们老师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对待我们的学生

‎阿比吉特·班纳吉教授是麻省理工学院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的主任和联合创始人适当水平的教学进行了‎‎严格测试班纳吉强调,1990年联合国在泰国召开世界全民教育会议以来,全民教育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他认为三十五年前,当谈论起教育时,贫困家庭的父母往往不愿意送孩子去学校,因为他们不相信学校,而且教育成本高,父母希望孩子成为家里的劳动力。但自1990年以来,学校入学率有了大幅度提升,家长们非常支持孩子接受学校教育,不复之前的悲观想法。

随着教育预算的增加,世界许多国家用这些资金来建造新的学校、招聘更多教师和购买书籍。学生数量得到大幅提升包括女孩、残疾人和被边缘化的农村和贫困儿童等以前被排除在学校外的群体也拥有了接受教育的权利。但教育质量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教师在拥挤的教室里很难关注到每一位学生。在不同的教育系统下,有的同学可以在基础较差的情况下自动升入高年级,而有的同学则反复停留在一个年级,并逐渐丧失了学习的积极性。

就像非营利性研究机构RTI International的高级经济学家路易斯·克劳奇所说:如果没有很好地打下基础,学生就无法完成教育。如果你在一年级待两年,在二年级待两年,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学生就会辍学。‎他呼吁彻底改革低效且过时的教学方法,这类旧式的方法注重机械学习和记忆而不是加工和理解。通常包括前宗主国的语言作为教学语言——特别是英语和法语——这通常与儿童的日常生活相距甚远。此外还有一些殖民遗留的产物,例如采用以精英为重点的课程和教育体系。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认同基础性学习是灵丹妙药尽管多个相关试点项目的严格评估表明了其有效性但是很少有项目扩大到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更不用说其他国家了因此,总体结果仍然不容乐观。

‎剑桥大学的罗斯教授通过对埃塞俄比亚学校复课后返校儿童的研究发现,有过学前教育经历的儿童会有更好的基础去赶上学习进度,因而罗斯教授强调早期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

 

2021年‎2月,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的小学生重返课堂

发展慈善机构ActionAid公共服务主管大卫·阿彻警告称:对识字和计算的过度关注可能会适得其反,特别是儿童早期其社会和情感发展以及一系列非认知性技能也应被视为基础。这些观点也导致了一些矛盾心理,包括教师工会怀疑对识字和算术成绩的关注会导致对教师和学校评价出现博弈、操纵和简化的情况。与此同时,各国的教育部长们面临着解决中学生就业问题的压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全球教育伙伴关系等国际组织不愿将基础学习作为优先事项,而是强调各国教育的自主权以及为实现SDG4需要投入更多资金。然而,由于疫情爆发导致的教育预算紧缩,包括英国在内的部分援助削减了援助金额,其他国家则建议需要加强对基础性学习的关注,谋求长远发展。

牛津大学教育体系改进研究项目主任兰特·普里切特认为,许多学校并没有培养出精英,更不用说弱势群体了。他呼吁建立强化且细致的问责制度,评估教育产出而不是投入,注重教师的价值并鼓励创新。

相对于“形成性评价”(即通过低风险定期测试对肯尼亚的教师提供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主管罗伯特·詹金斯更认可“总结性评价”。“重点应该放在学校层面詹金斯认为,总结性评价可以追踪整个学校系统中儿童的表现,帮助他们获得进步。从长远来看,找到可以协调和整合这两种评价方式的方法(也许是借助于技术)十分关键。

 

 

 

内容原文

https://www.ft.com/content/7505a784-438a-485e-954d-8aa4ce954e9f?fbclid=IwAR1v4E9kbu8aPvIXYdcuAnKZ0nTkzIcrBvDQbbYdBCQzzoX23AGBiKriUOQ

注: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整理翻译:王苏月

指导教师:徐   

审核校对:张   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