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122个国家的学校关闭情况及后续安排的调查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0-09-20   动态浏览次数:1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疫情期间对122个国家的学校关闭情况以及后续安排进行了调查,这次调查覆盖了共122个国家,其中北非地区国家3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30个,中南亚地区国家11个,东部和东南部亚洲地区国家14个,西亚地区国家12个,欧洲地区国家12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30个,以及大洋洲国家10个。调查结果如下:

 


开放学校情况

A.根据地域进行分类

接受调研的3个北非国家中,所有的教育阶段(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前期和中等教育后期)中计划开放全部学校、开放部分学校和分阶段开放学校的比例为40%、20%和40%;撒哈拉以南非洲的30个国家中,不管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初等教育,还是在中等教育的前后期阶段,大部分国家都开放了全部学校,小部分国家选择分阶段开放,只有少数国家选择只开放部分学校;在中南亚、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他们在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的前后期阶段,选择开放全部学校、分阶段开放以及只开放部分学校的比例差不多,都在20%-45%浮动。而在西亚地区,国家更偏向开放全部学校,而很少选择分阶段开放学校;在12个接受采访的欧洲国家中,超过半数(约57%)国家都选择开放全部学校,大约32%的国家选择开放部分学校,只有少数国家(约10%)选择分批次开放学校;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各个教育阶段的开放学校的安排大致相同;大洋洲地区参与调查的10个国家中,大约一半的国家都选择全部开放学校,极少国家选择分批次开放学校。

   B.根据各国收入水平进行分类

   在低收入国家中,约57%的国家在所有教育阶段都开放全部学校,约27%的国家选择开放部分学校,其中选择在学前教育阶段开放部分学校的国家较少(18%),而仅约有8%的国家选择分阶段开放学校;中低收入国家中,约53%的国家选择不管在哪个阶段都开放全部学校,24%的国家选择开放部分学校,约16%的国家计划分阶段开放学校;中高收入国家中,约40%的国家选择开放全部学校,30%的国家选择开放部分学校,25%的国家计划分阶段开放学校;高收入国家中,约47%的国家选择开放全部学校,约21%的国家选择开放部分学校,  约20%的国家计划分阶段开放学校。

 



 弥补缺失的学习时间

疫情期间大规模的学校停课对正常的教学进度和计划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重新开放学校后,各国必须采取措施弥补这些缺失的学习时间联合国将这些措施归纳为三类补偿学习、加速学习和增加上课时间。

北非国家、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亚洲国家、大洋洲地区国家等国家大多都采取补偿性学习措施。而在中南亚洲地区,加速学习的方案十分受欢迎,占比约达55%。欧洲地区有55%的国家选择只进行补偿性学习方案。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大部分国家(75%)都选择补偿性学习计划,而较少(7%)选择用增加上课时间来弥补缺失的学习时间。根据调查,我们可以发现,补偿性学习方案是最受各国欢迎的,而加速学习和增加上课时间这两个方案的采纳率会随着国家收入水平的提高而降低。

除了弥补缺失的学习时间之外,各国还计划调整课程,包括减少内容、减少学科数量、由学校自行决定的调整举措和其他措施。通过对不同收入的国家的调查,可以发现:中低收入和中高收入国家大多采取减少学习内容的措施,同时,收入水平越高的国家往往有更多样化的应对措施。



远程教育方案


此外,疫情期间各个国家还开展了形式各样的远程教育方案,大致可以分为四类:网络、电视、报纸和广播。按照地区和教育阶段进行分类,北非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都多采取网络和电视形式开展远程教育,广播形式在初等教育阶段也发挥不小的作用,同时,网络和电视形式在中等教育阶段的运用达到100%;撒哈拉以南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都多采取电视形式,其他三类远程教育形式都在各个教育阶段有所呈现;西亚地区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大多都采取网络和电视形式,其中在初等和中等教育阶段,网络形式的运用达到100%,而在学前教育阶段不采取广播形式;东南亚国家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大多都采取网络和报纸形式,其中东南亚国家在网络形式在初等和中等教育阶段的使用率达到100%;欧洲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大多都采取网络和电视形式,其中网络形式在初等和中等教育阶段的使用率达到100%,但在学前教育阶段使用率较少(45%);大洋洲地区国家在各个教育阶段最常利用报纸和网络形式形式提供远程教育,但在学前教育阶段不使用网络提供教育。

 


在线学习平台形式

远程教育期间采用的在线学习平台形式调查显示,商用平台、免费平台、国内平台和开放平台这4种平台的运用率都很高,北非国家四种平台的利用率都是100%;撒哈拉以南非洲对四类平台的使用率都很高,其中最多的是国内平台(87%);欧洲国家对商业平台、免费平台和国内平台的使用率都在86%以上;西亚地区参与调查的国家中使用开放平台较少(50%);大洋洲地区国家则使用商业平台较少(33%),开放性质的在线学习平台是大洋洲地区国家使用的最多(80%)。



  教师使用平台情况

教科文组织还对疫情关闭学校期间教师使用平台情况进行了调查大致可分为:网络在线平台、电视/广播平台、手机平台、纸质平台和其他。根据地区对调查结果进行分类的话,可以发现,除学前教育阶段外,同一地区的其他教育阶段调查结果相差不大对各种平台均有所利用。而根据收入水平来分类的话,可以明显发现,收入水平越高,教师和学生接触网络在线教育平台的机会也就越多。

 


是否为教师安排了网络平台培训

同时,教科文组织还对是否为教师安排了网络平台培训进行了调查。可以很明显的发现,收入水平对教师接受的培训情况有很大的影响,收入水平越高的国家,更多为教师安排网络平台培训,其中在欧洲国家,为教师提供培训的国家占比达到100%,而收入水平较低的国家,培训工作较为缺乏,如参与调查的三个北非国家均未为教师提供在线平台培训。

 


针对弱势群体

各国在发展远程教育平台中也针对弱势群体提出一些发展措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分为6类:为残疾学习者提供学习支持、对接入设备进行补贴、提高基础设施的可获得性、增加少数族裔语言的学习材料、其他举措以及没有任何举措。根据收入水平进行分类的话,除高收入水平国家之外,低收入、中低收入、中高收入国家都以为残疾学习者提供学习支持作为工作重点,而在高收入国家的采取举措中,占比最高的是补贴接入设备。



章来源:https://infogram.com/final-unesco-education-covid-19-data-1hke60d1x7m525r?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