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的ADEA非洲成员国的教育回应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20-05-05   动态浏览次数:12

 新冠肺炎疫情不同程度地对非洲各个阶段的教育都造成了巨大冲击据。据不完全统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学校大规模关闭,导致超过2.5亿的非洲学生只能在家学习,此外,失学儿童在家所能接受的教育质量也令人担忧。针对疫情期间的非洲面临的教育危机,非洲各国政府和主要利益攸关方制定了一些措施,促进和保证失学在家儿童的教育的连续性。这篇文章主要总结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埃及、加纳、肯尼亚、毛里求斯、摩洛哥、卢旺达、塞内加尔、南非、突尼斯和赞比亚等非洲国家在制定国家战略、使用教学平台和工具、合作伙伴积极参与等方面的良好做法,归纳其经验教训,同时提出一些建议,以供其他非洲国家借鉴和交流。


制定国家战略

1.建立多部门的中央委员会、国家委员会和地方级工作组,以对教育和教学进行管理,并确保其连续性;

2.使通信平台更加多样化,不仅使用收音机、电视、门户网站、社交媒体等数字资源,同时利用视听资源和教学工具包,满足教学和学习的各种需求;

3.与移动电信提供商进行协商,允许教育者和学习者能够免费或以优惠的价格远程访问在线学习平台和获取资源;

4.优先为处于即将参加考试或资格认证的学生和人数最多的班级提供解决方案,并为他们组织补习;

5.建立系统,对私人和公共电视中放送的教育类节目内容进行审查,保证内容达到质量标准;

6.推迟放假时间,确保教学的连续性,并最大程度减少课程中断对学习成效的负面影响;

7.通过免费电话和电子邮件提供“电子热线服务”,支持学习者、教师和家长对如何促进远程学习提出问题和建议。


 使用教学平台和工具

 非洲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有可运行的教学平台和工具,其中包括有明确课程安排的公共、私人和社区广播电视台、教育部及其相关机构的门户网站、交互式音频和视频会议平台,以及各种学习工具和应用程序。然而,尽管非洲国家拥有可用教学平台和工具,但教学中仍存在不少问题,如一些学习者和家长表示,电视课程“太快了”而无法及时吸收知识,这也导致有些学习者被迫在手机上录制广播以方便以后再次收听或者观看,同时,还有学习者表示,他们很难向课程支持者(教育者)提出问题,而只能询问父母,但也有些父母表示无能为力。

 

利益相关者的参

 所有国家都表示,他们正在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开展合作,包括技术、财务合作。在公共部门内,开展与支持部门和包括财务、国家内部安全、健康、计划、ICT等在内的政府机构的战略性合作,同时,各个教育部还与国家广播电台合作,进行教育内容的直播和重播。同时,教育部还与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如包括私营广播和电视媒体公司、电信公司、ICT和EdTech公司在内的私营部门、教师工会、学校管理委员会、家长协会、包括教育领域内传统和新型在内的发展合作伙伴、包括非政府组织和宗教组织的民间社会等。

 

提供包容性教育

 广播和电视除了播出教育类节目,同时还增加了手语。在布基纳法索,非政府组织和社区在非正规教育中提供了不同的干预措施,以覆盖所有群体;摩洛哥在周末通过广播重播教育课程,并为有困难的家庭提供财政支持;南非确保贫困地区的学生能零级访问教育内容,为有需求的学习者提供特殊教育,如提供辅助设备等。还有的国家正使用本地语言进行远程教学。但同时,提供包容性教育仍具有挑战性,如存在非洲国家存在没有无法收听广播且没有电视的家庭、存在父母不识字的问题,也有学习者无法在负担繁重家务的同时进行学习等问题。

 

实践中的挑战

 首先,在获取信息通信技术方面,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有提出“政府向弱势家庭提供免费互联网支持”。其次,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教师们缺乏足够的时间充分准备课程且缺乏在家工作的充分准备,同时,一部分教师是否具备运用ICT进行教学的能力尚不明确。在这样的无法保证教学质量的情况下,学生的学习质量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和监测,特别是对公立学校的学习者和教育者而言。再者,对于非洲某些家庭而言,广播教学或电视教学也面临挑战,如大多数家庭中只有一台电视机,在家长不支持孩子学习的情况下,电视时间将被争夺,某种程度上,这将剥夺学习者的学习机会。需要注意的是,远程教育方案在很大程度上是只为那些能够使用ICT和智能手机的人服务的,它不服务于低收入家庭和供电不足的地区的人,可以说,远程教育方案无法为所有学生提供支持。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特殊状态下,尽管各国为确保教育的连续性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实践中仍存在诸多挑战,如存在未完全制定战略和计划,各级部门和机构的参与度不够,广播和电视的覆盖面不足,教师缺乏足够的时间充分准备课程且缺乏在家工作的充分准备,资金匮乏,家长对学习的支持力不够,在家儿童缺少家长监督,缺乏质量评估,监测无效等问题。



   

    尽管要了解各国在新冠疫情期间为继续教育所采取措施的全面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保障继续教育的关键就是在国家和地方各级都建立由国家领导的教育委员会。同时,还要利用各种媒体和工具,促进教师、学习者和社区之间的互动交流。目前已经有一些非洲国家开发了自己的平台为学生们提供远程和在线教育。在一些非洲国家中,学习者、教育者和家长还可以通过访问平台或免费电话以及电子邮件的形式,直接与同行或教育专家进行交流;其次,由于教育提供方式突然以及计划外的改变,很多国家将优先将教学重点放在学生的考试科目上;第三,非洲国家政府认为,要保证继续教育,就要建立友好的伙伴关系,由政府出面,与各种利益相关者合作,为国内学习者提供教育。这些利益相关者包括技术和金融公司、私营部门(如私营广播、电视媒体公司以及信息技术和教育技术公司等)、非政府组织和宗教组织等;第四,需要设立审查体系,确认提供的教育内容以及各部门就网络资费降低或免费的各项协议的生效;最后,由于学校作为最早关闭的一批机构,学校也在考虑缩短假期来弥补疫情期间损失的学习时间。

 总的来说,目前非洲大陆面临的疫情危机凸显了国际合作以及国内公私合作的重要性,因为单靠政府无法扩大教育供应,这种合作使得人们可能尝试新的学习方式和传播知识的新途径。同时,优化国家广播和电视频道有助于减少不平等,并利于提高数字教育的包容性。此外,广播和电视媒体需要被认识,必须充分意识到它们在支持国家教育目标方面的关键作用。在危机时期,充分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工具和远程机制获取教育内容是至关重要的,这需要大量的投资,因此,全面动员公民参与进来是任何国家远程教育项目成功的必要因素。

 COVID-19的经验显示,非洲教育部门还没有准备好应对这种不同寻常的突发状况。因此,非洲国家应针对灾难和紧急情况指定强有力的教育应对计划,并积极筹备资源以支持计划的推行,以便在突发情况下也能继续进行教育。这种教育应对计划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首先是前瞻性规划,对教育领域进行有效的战略监控,预测教育环境的变化,避免突然的教育中断;其次是信息技术的利用,教育部门需要投资虚拟教育领域,为不可预测性做好准备,并逐渐将数字数字作为常规教学的一部分;第三是利用慕课和一些网络在线课程,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机构在互联网上公开和免费提供数字学习资源,可以说,远程教育方案值得非洲教育部门进行投资和探索,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教学内容上要有适当的质量保障;第四是区域统筹家庭教育资源,非洲区域和次区域应该带头协调课程内容以支持家庭教育;第五是改善卫生环境,非洲各国都应该改善学校区域的卫生状况,尤其是学习者的水、肥皂、洗手液、卫生纸以及卫生巾等必需品的供应应被列为优先事项;第六是数据利用,非洲教育部门应将COVID-19传播期间关于远程教育的经验和数据充分利用在后续的教育部门改革中,以应对下一次的危机;最后,对于远程教育及评估的各个方面,管理者和教学人员的能力建设也至关重要,这样才能确保其熟练使用教育技术。



本文根据http://www.adeanet.org/en/news/delivering-education-home-adea-african-member-states-amid-covid-19-pandemic-brief-status-report网站翻译整理。

    整理翻译:王敏、刘雪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