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全球研究合作的新方式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18-09-03   动态浏览次数:14

全球研究合作的新方式


Mia Perry and Deepa Pullanikkatil

2018/8/24

Issue No: 517


20世纪40年代以来,世界主要力量如美国、英国和联合国已采取行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将科学、经济、工业和人权的进步传播到那些欠发达、脆弱或贫困的国家和地区。


目前,从全球北方到南方的巨大财力和人力资源之间的流动机制已经形成,这一机制具有实质性、多样性和良性发展的特征。不同地区正在建立更广泛的渠道,以促进这些地区援助资金、资源、日益增长的全球道德和机动能力之间的流动。


然而,从研究人员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这一发展历史中一个令人不安的特点。全球北方通过就业、职业发展、廉价商品和服务等方面的发展,其经济实力和环境保护能力逐步增强。


与此同时,全球南方的自治权、肥沃土地、粮食安全和文化精神却出现持续退化等状况。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强加外国思想、材料、意识形态和知识体系造成的。


以往的合作模式尽管有着良好的意图、承诺以及充足的资金和先进的专业知识,但全球挑战依然存在,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更加严峻。作为社会公正研究的学者,我们致力于研究一个社会分化和生态脆弱性日益显著的世界。


可持续的未来


2016年,在全球挑战研究基金的资助下,我们成立了非洲可持续未来网。该组织在尼日利亚、乌干达、博茨瓦纳、马拉维和英国都设有中心。我们的宗旨是拒绝成为南北研究和发展轨迹的另一研究项目,努力打破“常规”。


我们放弃旧的技术和方法,打破过去八十年来已经根深蒂固的研究模式,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研究方法。例如,我们开创了社区参与的方式,使他们能够贡献自己的传统知识并共同参与设计研究议程。


我们的实践注重与社区、同事和利益相关者的沟通和协作。这对于涉及到不同知识系统的研究,显得尤其重要。例如,在尼日利亚,土壤科学家正在接受精神信仰,这些信仰可以帮助社区了解土壤中含金的奥秘。这些想法与西方科学所知的相冲突,但它们服务于真正的目的,发挥真正的效应,并且对于按照这种信仰生活的社区而言,它们就是“真实的”。


我们如何开展工作


以往全球北方和南方的合作项目采用“勾选式”(即不同合作方根据项目的指标清单,通过一个一个选项的勾选,以此来评判项目完成的情况)。全球南方的合作伙伴勾选一个选项,表示该项目符合官方发展援助标准。当地翻译勾选一个选项,表示该项目正在与当地人进行协商。在全球南方国家合作伙伴举行的会议表明,这项工作必须具有协作性。


许多以发展和社会正义为名而正式接受资助的研究,源于专业知识和资源的巨大发展潜力。这些研究仅仅服务于那些来自于全球北方或具有大学背景的“专家”的验证和目的。通常,结果都是证实“专家”的假设,支持思想的单一性。然而,真正的合作应促使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思考。


那么,我们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实践、假设和行为来改善不平等和问题呢?首先,我们会考虑创建一个安全和可靠的共同基础,在这里可以共享新的知识,还可以共同设计新的解决方案。


例如,在乌干达,我们采取“去方法(no method)”的方式研究水和粮食安全问题,没有预先设定的研究设计,也就是没有使用问卷调查或抽样技术。我们的团队花时间与这些地区家庭的家人在一起,听取他们的意见,让社区参与研究调查。


这些社区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由于错误的援助方式和受到先前项目的干扰的影响。我们将这些社区理解为社会、文化和生态需求的复杂空间,通过倾听并运用我们自己的知识来分析问题。


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利用网络与利益相关方分享见解的方式。没有被表格和图表占满的厚厚的报告发送到外部办公室。在这里,政策制定者、研究人员和社区成员聚集在一个共同的空间(例如,完全由回收的塑料水瓶建造的社区大厅和坎帕拉城市贫民窟的木制框架)。他们可以选择合适的地点,调动各种因素、各类人员参与其中,使其在特定问题上发挥作用。


改革至关重要


这些经验向我们表明,对传统合作方法的改革是非常有必要的。如若不进行改革,世界增长和发展的轨迹将与过去80年来的情况保持一致:北方将变得越来越富裕,而南方则越来越穷。现在是时候放弃以往的道路,开辟新的方法。



本文编译自世界大学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译者:钟颖

校对: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