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非洲学生流动——对当前模式的挑战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18-07-03   动态浏览次数:13

非洲学生流动——对当前模式的挑战


2018611日至13日,代表七个非洲国家和官的研究人集聚一堂,分享他们对非洲大陆为期三年的国动案例研究的结果

这项研究由Chika Sehoole教授和Jenny Lee教授共同领导,并且是与非洲教育国化网合作的果,期得到了南非国家研究基金会的其主要目是在国域加强非洲研究能力建设。

从事目的原因很多,首先是需要更多关于非洲国学生的实证数据。根据联合国的统计2030年,全球42%的15-24岁的青年生活在非洲。尽管其他大多数地区的青年人口在减少,但预计非洲青年人口将继续增加,预计2055年有水平增加一倍多。

与此同,世界各地为推进高等教育国化的努力也在大。同,来自非洲的实证研究非常有限,特是考到不同大的种族群体和言数量达到数千人一事

调查

为了收集深入的学生层面的数据,到目前为止,我们调查了埃及,加纳,肯尼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南非干达等7个案例国家中的2,000多名国学生。在以前在美国,墨西哥,韩国和南非的研究以及在每个非洲案例国家中的深入访谈基础上的调查扩充了我最初和正在行的数据库。

在最近的次会上,非洲研究人在南非比勒陀利召开会讨论各自国家的研究发现。我了解到,与西方主要的留学生目的地相比,7个地区有相似的学生流动模式。非洲的国学生普遍渴望得高量的教育项目体验,而项目体验比他本国所能得的量更高。

像世界上多地方一,非洲的国际学生也受到国教育的附加价的激励,以得更好的职业机会。我们还观察到偏好临近国家的区域流模式,因近家庭,更熟悉当地言和文化。

非洲学生流

然而,更有趣的是非洲的学生流了国学生流的普遍模式。尽管全球北部地区仍然是世界国学生的主要流向地,但非洲大陆的高等教育机构教育了大部分的非洲国学生,并在其各地区有相当大的流性。

尽管非洲通常是欧洲人和美国人的短期目的地,但非洲学生很大程度上向于在非洲学习最高学位,并划在毕业后回到自己的国家,而不是留下来。

总体而言,他们汇报了积极的学术成果和对其教育经历的高度满意度。这些调查结果表明,与对非洲人才外流的笼统概括相反,有相当比例的非洲人从其他非洲国家获得高质量的国际教育,并将他们新获得的知识和技能带回国,最终在他们的祖国境内加强能力建设以及留住非洲大陆的人才。

殖民的历史联结

殖民在非洲的高等教育体系中留下了明的印,在国模式中仍然而易。我的数据表明非洲学生流动偏殖民者国家,例如塞内加尔去法国,或尼日利亚去英国,但在非洲大往往被认为是更惠和更现实选择

殖民的影响仍然存在。尽管非洲国家内部存在相当大的多性,但殖民地言一直是主导言,这吸引了那些有同殖民地言的学生,同其他国学生在堂内外的整带来了多挑

安全和保障

非洲学生流的另一个不同的特征是安全和保障的作用。例如,英国普遍不鼓励学生前往埃及,埃及也被美国视为危险”的旅行地,但出于安全考虑,来自埃及国的多国学生都试图国学

这些学生所在国家对较差的条件在距离较近的埃及求高等教育。同样的,我所有的案例国家都有民和寻求庇护者,他们都在寻求一些相对稳定的地方。

然而,挑仍然存在,例如博科哈拉姆的崛起和尼日利的相关暴力活,以及果民主共和国,索里和丹南方不定的政局。除其他原因外,可能会将国学生推向附近的目的地,如干达和肯尼

宗教和文化

虽然上层流动往往被解释为获得海外学位的驱动力,但我们的研究还表明文化对学生目的地的选择至关重要。熟悉国文化,特是共享的多数宗教是一个主要的决定性因素,如尼日利的基督教和加的埃及伊斯教。

道,由于宗教原因,学目的地和大学的选择由父母进行一步指,他向他的孩子推荐学校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当地牧师的建议也被认为对他们的决定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虽然这些初步研究结果为理解非洲内部学生流动模式提供了重要见解,但研究人员认为需要收集更多数据,以便依据更大的数据库(包括更多的非洲国家)作出权威性结论。随着我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工作的继续进行,我继续致力于在当前研究人和下一代研究人加强非洲能力建

该项目旨在非洲决策者和高等教育官做出略决策提供信息,使非洲研究人掌握数据收集和估的知,并通教育,使其他人了解非洲在教育非洲学生以及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学生的重要作用。我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分享我实证结果。


本文编译自世界大学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译者:尹伊

校对: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