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过国际合作加强研究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16-09-21   动态浏览次数:16



只有当大学科研达到一定程度,才会产生优质的高等教育。研究生教育作为非洲科研发展的前提条件,如何才能得到加强呢?

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Han Aarts和Heinz Greijn,在2010年出版的著作《高等教育与全球化:非洲的挑战、威胁和机遇》中认为,非洲研究生教育在满足非洲本土需求的同时,也应该融入到国际知识网络中。

然而,问题是如何在全球化学习解决当地需求的能力建设的过程中促进非洲教育重组。

对此,高等教育和研究领域国际合作的重要性需要一直铭记在心。

大学也应该成为“发展引擎”,这种模式下的大学也被视为促进国家发展的核心机构。

正如Nico Cloete,Peter Maassen和Teboho Moja在2013年发表的文章《高等教育与不同的发展概念》中提出的基本假设,“大学是社会中唯一能为新兴知识经济体的复杂性提供扎实基础的机构。”

那么,就其被期望的发展作用而言,非洲的大学处于何种地位呢?

首先,人们需要承认非洲大陆拥有辽阔的疆域和丰富的多样性。虽然西非沿海国家和东非共同体属于世界范围内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区域,但是非洲其他国家/区域却停滞不前。

有些国家经济的增长主要依靠丰富的自然资源和高价商品来推动,其他国家,如尼日利亚和肯尼亚,出现了新兴的中产阶级,他们通常被看作是促进国家经济稳定增长的因素之一。

非洲大陆的学术景观也具有多样性。一些南非的大学,如开普敦大学和斯坦陵布什大学,都很好地融入了全球科学界。但是,另一个极端是有些国家正挣扎着要建立第一所高等教育机构。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有些国家如喀麦隆、加纳和肯尼亚,已经有了相当规模的高等教育系统。

因此,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式对非洲各个国家的科研发展并不合适,这将会使研究囿于某一层次成就的临界质量体系,也会导致各个国家中几乎没有高等教育机构将会讨论高等教育能力建设的话题。


研究被重新重视


经过多年的被忽视后,高等教育和研究对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在非洲已经被重新发现。然而,资金不足使得许多非洲大学的基础设施不足,许多优秀人才流失海外。

此外,学术人员结构老龄化给很多前沿的科研发展带来了相当大的挑战。同时,由于人口发展和学校教育改善,对优质高等教育的需求也在迅速增长。

根据南非高等教育改革中心的研究发现,这也会带来如下情况:有些高等教育机构,如加纳大学和乌干达的马克雷雷大学,本科招生人数占总招生人数达90%。在过去10年中,加纳大学的招生人数已经增加了一倍多,学生从15000增至近40000名。

高等教育大众化给大学造成的压力可能还会加大,这既可以看作是机遇,也可以视为巨大的挑战。

这是机遇,因为它将会使高等教育在教育政策制定中显得更加突出。这也是挑战,因为从何处去寻找拥有博士学位的合格讲师教授这些学生的问题仍不明确。

许多非洲国家都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并已经在寻求国际支持。

除了像英国、加拿大、法国和德国等传统参与者,新的国家和项目也已经进入到这一领域,例如中国已经大幅增加了奖学金数量,同时也支持基础设施投资;印度已经承诺独立提供300人的农业科学奖学金。

自下而上结合国际公共和私人资金的项目也已经出现,如非洲数学科学研究所(AIMs)。AIMs成立于2003年,通过“下一个爱因斯坦计划”已经得到了迅速扩大,从开普敦的一个中心扩展到塞内加尔、加纳和喀麦隆多个中心。其500多名校友促进了数学科学的快速发展,尽管数学科学被忽视多年,但却为现代技术发展提供了基础。


DAAD的贡献


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是向非洲学术机构提供援助的合作伙伴之一。DAAD是德国的一个高等教育机构和学生团体组织,致力于促进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它是一个主要通过公共税收来筹措资金的自治组织。

多年来,DAAD提供的奖学金已经培养了不少非洲博士生。非洲政府如加纳、肯尼亚、南非和坦桑尼亚正在和DAAD共同资助一个博士生奖学金计划,该计划在促进博士生人数增长方面是一个重大发展,同时,直接促进了非洲大学教师发展。

此外,DAAD还拥有通过国内或第三方国家奖学金资助非洲学生的悠久传统。

通过大学合作项目,DAAD推动德国和非洲大学在课程开发、医疗能力建设和生物多样化等各领域建立网络。

2008年,DAAD启动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大项目,即在非洲大学成立非洲卓越中心。这些卓越中心经过严格筛选,致力于发展成为各自学科领域的“灯塔”。

非洲需要更多的卓越中心,它们可以成为其他大学的榜样,并支持大学成为“发展引擎”。

DAAD更重要的活动是支持质量保障机构发展。注重数量而忽视质量只能削弱大学发展,协同东非校际理事会,DAAD在东非区域制定了质量保障手册并在大学开展培训课程。最近,DAAD在西非也开展了类似的项目。

DAAD的特色是关注与大学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作为项目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执行机构,DAAD必须不断平衡德国的大学与非洲合作大学及资助部门之间的项目利益。

目前,DAAD正在审查其在非洲的活动并试图更战略性地整合它的所有项目,使其更具战略性。甚至更加注重加强研究生教育也是DAAD的工作之一。因为只有当大学科研达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高质量的高等教育。


加强研究生教育


因此,核心问题是:作为促进非洲研究的前提条件,如何才能使研究生教育得到加强?

首先,需要建立更多的扎根于世界学术网的研究生学院。其次,建议大学和政府完善科研资助模式和研究人员职业选择。第三,亟需加强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能力投资。就此三点详细说明如下:

研究生学院方面:为了在非洲大学培养更多的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需要建立更多的研究生院。只有增加非洲大学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输出才能满足市场对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的大量需求。即使DAAD每年资助一个国家培养25名博士生,这也无法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

此外,高质量的研究生教育需要有丰富研究成果的课程和有相关研究背景的讲师。而研究生学院可以促进二者的发展。研究生院还能够集中资源、加强监督过程、增加研究生输出效率,并使大学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待研究生教育,由于国际合作是研究生教育成功的前提,研究生学院需要扎实地融入全球科学届。

合作方面:大学与政府合作,应该为近期培养的博士生规划职业道路。通常,博士生毕业立即被淹没在高校教学工作中,而没有进一步追求研究兴趣的选择。博士后和其他研究机会的创设,包括留在国外建立新的研究网络,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以上问题。允许归国研究人员继续其在国外已开始的研究,也不失为朝着正确方向走了一步。虽然教学工作压力沉重,但仍需要加强研究成果的产出。这也是大学成为“发展引擎”的前提条件之一。

在此背景下,需要解决科研筹资困难的问题。目前,非洲各国高等教育中很大一部分预算花在师资上,几乎没有任何单独的科研资金。这种情况导致过度依赖国际援助资金,显然,又会影响研究课题的优先次序。

投资方面:投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能力能够促进非洲的强化研究生教育战略。为探究人员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能够避免他们参加副业和解决人才流失问题。

只有具备充足的基础设施、基础设备和有效的消耗品,新知识才能被创造出来。另外,重要的是需要用现代化的管理结构来巩固这些努力。


国际网络


科学遵循全球性规则,因此,国际网络很重要。像DAAD等组织在连接世界各地大学中发挥了作用。奖学金计划、合作项目和客座教授,当得到战略性使用时,能够成为国际网络中的一部分。

虽然国际发展伙伴确实为满足基础设施需求提供了援助,如DAAD促进了人力资源能力发展,但是他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因此,国际援助方面的贡献可以视为树立了“最佳实践”的表率。对于整个高等教育系统发展而言,国际援助仍是杯水车薪。

只有在国家/区域层面确立高等教育和研究的优先发展地位,才能使获得大量财政保障最终走向成功。

财政保障和国际合作是提升非洲科研的基本要素。

加强与政府合作,如增加国家奖学金项目和合作科研经费,是需要进一步探索的例子。也许通过这种类型的合作甚至可以建立共同资助的卓越中心?

区域合作很重要,需要加强现有的区域机构的发展。此外,可以通过应用研究的方式加强大学和行业之间的联系。

市场迫切需要符合当地劳动力市场需求的可雇佣的毕业生。在劳动力市场脆弱的国家,毕业生应该具备创业技能。

加强与世界各地的志同道合的组织合作,集中精力并努力加强协同效应。

非洲研究能够也应该通过国际合作来得以加强。如果没有研究活动,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应用研究,非洲大学都无法发挥“发展引擎”的作用。没有训练有素的高薪研究人员,这一宏愿也无法实现。

因此,加强非洲研究生教育和整体研究应该成为非洲各国共同的优先考虑事项。



原作者:Dorothea Rülan

译者:汤春红

校对:任云慧

资料来源: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31114184121685&query=Enhancing+research+through+international+collaboration